看全职同人比较多,有时候会写,本命周叶。
整天发送小甜饼。
ORZ

【周叶】七组13号宿舍(2)

前文请戳(1)后文请戳(3)

伞修怒刷存在感,雷者慎入

Chapter.2

很快,场面就从叶修坐在书桌前打游戏变成了叶修和周泽楷两个人并排坐在书桌前打游戏。

周泽楷的手速很快,叶修一教就上手。虽然作为新手,意识还有所欠缺,但这并不能掩盖住他的天赋。

“打得不错嘛。”叶修看着电脑还剩下不到百分之三十血的一叶之秋和倒在他面前的一枪穿云,忍不住感叹了一下。

“不如前辈。”周泽楷说。即使是开了修正场,叶修也明显没有认真打,这点他还是看得出来的。

“那是,你才第一次玩嘛。”叶修浑不在意。

周泽楷又开了一局,叶修看着屏幕里熟悉的神枪手,渐渐有些走神,下意识地拿出了对待那个人才会使用的凌厉风格,一枪穿云勉强抵抗了一会儿,很快就败下阵来。这时叶修才回过神,他有点尴尬地说:“不好意思啊,有点走神了。”

周泽楷没说什么,回答叶修的是他再次上场的一枪穿云。

叶修轻轻笑了笑,小周输了那么多次却一点也不气馁,而且的意识在一点点地增长,如果他能真正喜欢上这个游戏,说不定他的技术会达到和那个人一样的高度吧?

“好了,我要去刷材料了,小周你先自己做点任务吧。”叶修说。

“恩。”周泽楷点点头。

 

不知不觉,两个月很快就过去了。周泽楷和叶修这个奇怪的室友相安无事地度过了两个多月的时间。不过让他奇怪的是,这两个多月,他似乎真的都没有看到叶修出过一次宿舍,就算怕被人碰到,那也不至于连课都不上了吧?

他曾问过同学,居然没有一个人听说过叶修这个人在学校的存在,这让他对叶修更好奇了。

两个月来,他也没有停下荣耀。他的技术已经比刚开始好了很多,然而对荣耀越是了解,他就越是敬佩叶修。叶修对这个游戏倾注了全部的精力,这使得他对荣耀的了解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教科书般的级别。

而他开始以为是玩笑的那句话,叶修一直身体力行地践行着,两个月以来,周泽楷和叶修同住一个宿舍,却连任何一点正常的身体接触都没有。若是叶修从未提及的话,周泽楷也不至于会注意到这种事情,但他偏偏不仅说了,而且还当做重点强调了很多次,弄得周泽楷一想起这个,便有些莫名其妙的失落感。

叶修是很好的人,但是对他来说总有种不真切感,也许就是因为无法触碰的原因,他很怕这一切都是幻觉,再加上似乎只有他知道叶修的存在,这种如同幻觉的感受更深了。

但是他却不敢碰叶修。他怕一旦他碰了,叶修就会真的像幻觉一样永远消失。

过度在意了。

周泽楷这样对自己说。

但他却无力改变。

 

那一天,两人一如往常那样并肩坐在书桌前玩着荣耀。两人的离得很近,却始终保持着那个触碰不到的距离。周泽楷心中那种异样的感觉愈发强烈了。

他忍不住偏头望了望叶修,对方眼神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细密的长睫微微地颤动。他心里像放了一个面团,在名为叶修的酵母下越变越软,却因为发酵得不够而散发出淡淡的酸涩气味。

“小周,你走什么神啊?”叶修发现了身边人的心不在焉,摘下耳机问道。

周泽楷心头一慌,下意识地红了脸,停了几秒,终是忍不住问道:“前辈,到底是什么?”

你是真实存在的,还是只是一片只要触碰就会破碎的虚幻呢?

叶修身体轻轻地一顿,他眼神有些复杂地看着周泽楷,良久,叹了口气,唇边无奈地挂上一抹笑:“算了,是小周的话,告诉你也没关系吧。”

他站起来,走到屋子的中间。周泽楷的目光追随着他,看他抬起头来,微笑着说:

“小周,愿意听我讲个故事么?”

 

叶修从有意识起,就知道自己是个妖怪。一个住在森林里的妖怪。

包括他的父母,兄弟,朋友,全部都是和他一样的存在。

这里的妖怪不是形容词,它就是个名词。

如果故事这样发展下去的话,倒也没什么特别的,不过就是一个逗孩子玩的童话故事罢了。但是后来,叶修无意间听到他的死对头刘皓在暗地里骂他时,说了这样一句:

“就算他再优秀又怎么样,他又不是天生的妖怪,他只是个被人类抛弃,受到妖神怜悯的家伙而已。”

于是叶修离家出走了。

他不是叛逆,他只是想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想问问他们为什么要抛弃自己,但是他在离开家的那刻,才知道原来已经是妖怪的自己,只要被人类触碰,就会消失。

叶修却不愿意就这样放弃。他那时才是个十几岁小孩的模样,却倔强得像个脾气古怪的老头。他用妖怪所学的法术幻化出和正常人类一样的衣服,流浪了几天,小心翼翼地避开可能的一切触碰,后来,他遇见了苏沐秋。

彼时的苏沐秋也不过刚刚成年。他只是在外面闲逛,谁知道就捡了一个找不到父母的小破孩。他耐着性子想问他家住哪里,可这小孩一直紧紧闭着嘴,连碰都不让人碰。他无可奈何,总不能就放着这个孩子继续乱跑吧,万一被人贩子卖了怎么办,于是就把这孩子带回了家。

叶修开始还对苏沐秋有些戒备,但是很快就发现苏沐秋不过是个心善的大男孩,没有什么恶意,就是总是下意识地想摸他头这一点让叶修不能忍受。他每次都会躲开苏沐秋的手然后狠狠地踩他一脚,在苏沐秋抱脚痛呼时哼哼地说谁叫你又要碰我。

穿着鞋子果然方便很多啊,叶修满意地想。他原先自己幻化出的衣服并不能起到格挡的作用,但是真正的衣服就可以。苏沐秋给他添置了换洗衣物,因为他觉得这小孩在外面那么久衣服也一定脏了,尽管当他想帮叶修把他原来的衣服洗洗时叶修随口说了句烧了把他气了好久。

苏沐秋要去上学,叶修不方便跟着去,白天只能一个人在家,苏沐秋怕他无聊,就教他玩起了荣耀。虽然苏沐秋觉得让孩子整天玩电脑很差劲,经常在那嘀咕要是沐橙在该多好,但是却也没办法。叶修通过网络了解了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大,他想找到沓无音讯的父母的愿望有多天高地厚之后,就不再那么执着了。他觉得就这样和苏沐秋一直待下去也很好。

冬天苏沐秋怕他手冷,给他买了一副手套。苏沐秋还笑着对他说:“明年再送你一条围巾吧。”叶修点头说好。

但是苏沐秋没能等到第二年冬天。

那一天,苏沐秋没回来。叶修到他的学校去找他,苏沐秋的同学告诉他,苏沐秋死了。

“你就是苏沐秋同学一直说的那个弟弟吧,苏沐秋同学今天出了车祸……”

苏沐秋没有帮他找到父母,但是他帮他找到了一个哥哥。

但是,现在。

哥哥死了。

那一刻,叶修感觉心中有一块地方,忽然坍塌了。

 

“后来,我就用了点小法术,找到了这个宿舍,住了进来。”叶修拿起那双手套,一边把玩着,一边继续平淡地叙述着,“大概是因为原先住在这里的人死过吧,后来一直都没有人再搬进来住,直到你。”

叶修眼神有点迷离,他心里埋藏着那样多的痛苦,现在也终于倾吐了出来,不为什么,就是因为眼前的这个人。自从周泽楷搬进来,这个人的细心,耐心,还有对自己的关心他都看在眼里。叶修知道这是一个感情细腻的人,他能够为自己分担这些痛苦。

时间像流水,永远不会停止。伤口没有根治,时间越久只会感染越深。而现在,该是把余毒清理出来的时候了。

叶修不自觉地笑了笑。

他看到对面的人无措地盯着他,那人翕动着嘴唇。

“前辈,别哭……”

是嘛,原来他哭了啊。

叶修伸手摸了摸脸上的湿润,笑得更加开怀。

周泽楷感觉心很疼,叶修是不是真实存在对他来说都不再算什么了,他感觉胸腔如擂鼓般轰鸣着。

一片枫叶被风儿从窗户卷了进来,周泽楷伸手接住,走到叶修面前,用那片枫叶盖住他的嘴唇,然后,吻了那枫叶……

在叶修惊讶的目光里,他浅浅地笑了:“前辈,我喜欢你。”


评论
热度(22)